蛋壳公 寓回应称,短租不能保证无限续租

  近日,多名蛋壳公 寓租客向新京报记者报料称,蛋壳公 寓单方面解约短租,部分租客的押金未得到及时返还。对此,蛋壳公 寓方面公关人员称,月租业务并未停止。之前为满足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,公司将月租作为一种灵活的租住方案提供给消费者,但不能保证无限续租下去。

  蛋壳公 寓短租客难续租

  租住在朝阳一蛋壳公 寓的王丽(化名)告诉记者,6月30日,她相信了蛋壳公 寓工作人员所说的“租期自由”才多交了高于市场长租价格20%的租金,结果在7月21日被蛋壳公 寓方面告知8月份不能再短租,如果续租必须是长租,当初自己提前与蛋壳公 寓口头约好“租退自由”,如今蛋壳公 寓却以合同到期为由不再续租,而且至今也未如数退还押金。

  王丽还称:“蛋壳公 寓工作人员还告诉我,该公司从上月中旬开始已经不再经营短租公 寓的业务。”对此,王丽还向记者提供了该工作人员上述语音聊天记录进行证实。

  “我和蛋壳约定的是房子到期前几天就可以续租,但是住进来才十几天就被告知如果继续短租就要涨租金,否则就必须改为长租合同。”蛋壳租户梁小薇(化名)对记者说:“我当时就是看着蛋壳官网‘租期自选、付款灵活、30天-365天租期任选’的宣传语才以高出市场价20%的租金租住了该平台的房子。”此外,另有多名租客向记者表示,皆遭遇了上述蛋壳公 寓类似对待。

  上述几名租客合同基本都显示的是租期为30天的短租租赁方式,甲方(出租方)需提前收回房屋的,应提前30日/短租10日通知乙方(承租方),并按月租金的100%向乙方支付违约金。

 蛋壳公 寓涉嫌违约?

  连日来,记者以租客身份就此事多次致电蛋壳公 寓工作人员,部分工作人员称:“在蛋壳公 寓租期是自由的,只要客户愿意,可任意续租,但是房租价格要按照时价付”。也有工作人员称,“公司关闭了短租业务,不能再续租”。时隔两日,又有工作人员称:“公司又恢复了短租业务,可以续租”。

  据王丽提供的其与蛋壳公 寓天使投 资人兼执行董事长沈博阳的新浪微博聊天截图显示,8月1日,沈博阳曾就此事回复王丽称:“我来了解一下情况,以目前您给我的信息看,完全存在双方都退一步和解的空间,短租20%溢价和无限续租没有关系。”

  8月8日下午,自称是蛋壳公 寓方面公关人员就此事回复新京报记者称:“目前,公司高度重视此事,月租业务并未停止。之前为满足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,公司将月租作为一种灵活的租住方案提供给消费者,但不能保证无限续租下去。经调查发现,公司确实有个别一线业务人员对租客‘任意续租’宣传有误,对此,已处理了相关人员,对涉事人员已承诺可续租的月租租客继续提供月租服务,增加月租房源,如果租客选择退租,公司将按约定退押金,进行妥善安排。”

  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北京市工商局,工作人员表示,按照目前证据来讲,蛋壳公 寓可能涉嫌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,但最终还是要结合相关证据定性。

  对此,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范辰律师认为,蛋壳公 寓在官网中称“租期自选、付款灵活、30天-365天租期任选”,现在却单方面取消短租,涉嫌违约。